????

    「老总裁。」

    看到从电梯走出来的人后,门外的秘书站起身,一脸感激,就差没痛哭流涕。

    总裁不知怎么了,这阵子突然个性大变。

    原先温文儒雅的总裁消失了,他变得冰冷,身上总散发出冷冷的气息,不苟言笑的态度,让大家好不习惯。

    而且,总裁每天都工作得好晚,大家都很替他担心,怕他把身子给搞坏了。

    「洛儿呢?」亚普斯三世面露淡淡笑容。

    「总裁在办公室内。」

    秘书走过去想帮他开门,却被他拒绝。

    「你去泡杯茶来,等会有任何电话都先不要接进来。」握着门把,亚普斯三世转头提醒他一声。

    「好的。」

    亚普斯三世缓缓打开了办公室的门,一眼向内望进,他随即发现了狄洛站在落地窗前,身影显得孤独。

    「洛儿。」

    狄洛缓缓的转过身,脸上净是疲惫和忧愁,看来是好几天没睡了。

    「父亲。」

    「秘书说你这几天一直加班没有回去,十分担心你的状况,怕你累倒了。」亚普斯三世坐在他的对面,仔细瞧着他看。

    「他想太多了,这一点小小的工作不至于压垮我。」狄洛脸上净是无奈的笑容。

    会待在公司不回去,是因为他找不到芯烨,一个人回去,面对空荡荡毫无生气的房子,只会让他更加想念她。

    「唉!是我的错,要是我不说溜嘴,也许你和那女娃就不会搞成这样了。」亚普斯三世面带歉意说道。

    看着儿子为了找不到人,憔悴了不少,他实在心疼,毕竟他也是过来人,知道为情所苦的日子,是多么让人难熬。

    「不,不是你的错,是我没有在她不对劲时就发现到,是我在她问我时,没有老实告诉她,她才会离开。」狄洛的手耙了头发,脸上有着自责和后悔。

    是他自己没有察觉事情不对劲,才会让她离开。

    「那么她是真的误会你了?」

    狄洛痛苦的模样,回答了亚普斯三世的问题。

    「我应该早一点告诉她我的心意的,也许这样她就不会离开。」想到她现在仍是下落不明,狄洛的心就纠结着,充满担忧和不安。

    「任何她可能去的地方都找过了吗?」亚普斯三世好奇的问,眼中突然浮现一丝神秘。

    「没有,能找的我都找了,能问的我也都问了,梦工殿那里也说芯烨只打了一通电话去,说要休息好一阵子。」韶琳也急得快抓狂,手上还有几套衣服等着她改。

    「台湾呢?有问过贺伯父吗?」亚普斯三世脸上的笑容变得诡异。

    「打了,贺伯父说她根本没回去,也没和他联络。」

    「哦!」

    如果此刻狄洛有抬头的话,他会发现父亲的脸上已经换上得意的表情。

    可惜他没有,只是抱着头不断烦恼。

    「她就好像消失一样,没有人知道她的行踪,也许……她不想让我找着。」

    身边习惯了有她的陪伴,当人不见后,这种感觉竟是如此痛苦。

    「这给你。」

    亚普斯三世原想再多逗逗他这个不管何时看来总是沉稳面对事情的儿子,但想想还是算了,挺不忍心的。

    「这是……」看着被放在桌上的一份资料,狄洛伸出手来拿起。

    「你啊!对任何事总是心细,面对自己的问题却这么慌乱。这是女娃二妹在日本所住的地方,她现在正在那里,你快去把她接回来吧!」他含笑盯着儿子,在他眼中看到喜悦,整个人彷佛又活了过来一般。

    「黑泽财团?」狄洛不确定的看着父亲。

    他想起来了,上一次在吧里,芯烨曾说,和她说话的那名男子,是她二妹的未婚夫。

    原来那男的就是黑泽财团的龙头,黑泽森川。

    「你快去吧!小女娃听说哭得很惨。」亚普斯三世笑呵呵的站起身,不打算再打扰他了。

    其实实情是——

    小女娃待在那里,每天茶不思,饭不想,而她的妹妹因为担心她,一直陪在她身旁,冷落了黑泽家的少爷,引起他的醋意和不满,所以才打了通电话来,要他儿子把自己女人带走。

    「我这就去。」狄洛脸上浮现久末见的笑容。

    他站起身,拿起一旁的电话,订了最近一班飞往日本的飞机,打算在最短的时间内,接自己的女人回来。

    眼中带着愉快神情,嘴角勾起迷人的笑容,想到能见到芯烨,狄洛的心又活了过来。

    这一次,他绝不让她再跑走。

    看着儿子充满喜悦的笑容,亚普斯三世满意的点头。

    看来……他可以回去打电话给在台湾的贺老,让他们来法国,准备参加自己女儿的婚礼了。

    看到自己儿子和小女娃有了个好结果,他也终于能给人家一个交代。

    不过……没想到他竟然是四个人中,最后一个讨到媳妇的。

    想起贺老先前在电话中,告知他其它三对年轻人皆已结婚的事情,他为他们感到高兴,也暗暗期待着自家儿子的喜事。

    当初为自家孩子订下婚约,这决定看来是正确的。

    至于未来媳妇逃婚的事嘛……就算了吧!

    反正就这情况看来,女娃是逃不掉了。

    芯烨坐在荷花池畔,伸着手,有一下没一下的在池中拨弄着。

    原本明亮充满活力的小脸变得幽暗,看来憔悴不堪。

    原本玲珑有致的身躯也整整瘦了一大圈,整个人变得沉静不多言又无生气。

    「大姊。」

    身后传来一女子的声音,口气中充满无奈和烦恼。

    女子以着优雅姿态坐在芯烨的身旁,一双充满灵性的大眼眨啊眨的。

    「不要把自己搞得像块枯木一样好不好?」她在芯烨的眼前挥挥手,对她这般死气沉沉的模样,感到十分不习惯又担心。

    她这老姊,怎么会变成这副德性,实在让她不解。

    幽幽的叹口气,芯烨看着妹妹,给了她一个僵硬的笑容。

    转过头,芸薇在确定某个讨厌鬼男人不在附近后,才敢大声说:

    「不过就是一个男人吗?这世上男人何其多,只要勾勾手,抛抛媚眼,不就自己上门来了,干嘛把自己搞得这么痛苦。」

    「哦?那你的森川呢?」芯烨嘴边扯着僵硬的笑容,从她住到妹妹的家后,难得开了玩笑。

    看着芸薇,她已有了五个月的身孕,却依旧充满活力,风情万种,魅力仍是不减。

    「没办法,谁要那奸恶的男人下了这种招数,偷偷害我怀孕,逼得我不得不嫁给他。你也知道我爱玩虽爱玩,可也不想让自己的孩子随便认爸爸,看在他那么爱我的份上,只好勉为其难嫁罗!」芸薇忿忿的说,媚眼中却有着甜蜜和幸福,只是她死都不承认,自己多么满意这样的生活。

    芯烨一脸羡慕的望向芸薇。

    先是芝琏结婚了,而后芊瑾和芸薇也都相继步入礼堂,她们似乎都过得十分的幸福。

    她自己呢?芯烨苦笑着。

    四个姊妹中,她的感情路走得最不顺遂。

    丢了心、失了魂,连那么一点点想见他的勇气都没了……

    「你不爱他?」想起自己爱的男人,芯烨的心感到一阵刺痛。

    爱的如此彻底,他却不爱自己。

    芯烨眼中浮出思念的泪水,忍着不让它掉出。

    「爱他啊!怎么不爱?只是不想告诉他,省得他拿乔。」

    「如果爱他就要告诉他,不要等到没机会了才后悔。」芯烨语重心长的说,一双无神大眼幽幽望向远方。

    「你振作一点好不好?这个样子的你让我好讨厌。」芸薇忍不住的念道。

    「我知道,连我自己也很讨厌现在的自己,只是……我真的好想他。」芯烨摇摇头,泪自眼中滴下,脑中所想的都是现在的他好不好。

    她的离开,是否让他松了一口气?

    像他这样多金、身分地位又高、人又长得帅的男人,身边女人,一定多得让他早就遗忘她这个人了吧!

    没想到和狄洛分开,竟会让她如此痛苦。

    夜里躺在床上,思念有他的温度,白天看着天空,想着有他陪伴的好。

    过去快乐的时光、回忆,都占满了他的身影,叫她如何不思念他?

    心头好酸,像破了一个大洞,没有人能填补。

    「走。」站起身,芸薇拉着芯烨要走。

    「去哪?」芯烨摇头。

    她哪都不想去,只想待在这,哀悼自己的爱情,和思念那个令她心伤圣极的男人。

    「我受够你老是一脸悲苦的表情。」不管她是否愿意,芸薇就是坚持,用力拉着她的手往前定去。

    「到底要去哪?」芯桦担心的看着她,她走得那么快,也不小心自己肚子中的孩子。

    「钓男人。」芸薇说的理所当然。

    好男人还是不少的。

    要是她这个姊姊再这样不断叹息,整天只会难过,她迟早会跟着发疯。

    「日本男人优的也很多,我带你去物色物色、快乐快乐。」芸薇想到自己自从和那座冰山在一块后,也很久没出去玩了。

    趁这次机会也去疯狂一下,享受让男人巴结的快感。

    「你……带着一颗肚子要去钓男人?」芯烨非常不赞成妹妹的决定,怀疑自己有没有听错。

    这妹妹是疯了吗?要是被她那个冷得像冰山的男人发现,肯定很惨。

    心中正这样想,果不其然,就见那个冰山男正从远方往她们靠近中,而芸薇却因正好转过身来看着她,而没看见走到她身后的男人。

    「带着一颗肚子又怎么样?告诉你,就算现在这副样子,我在男人群中,仍是最受欢迎的一个。」芸薇自信满满的说。

    「再说,自从和那冰块男在一起后,我连钓男人的时间都没有了,得不到男人的赞美,我就好像一朵娇艳的花,被埋在土堆中没人欣赏,唉。要是不再去充电一下,我的自信心就快没了。」

    习惯男人为自己着迷、称赞自己,她想这嗜好是一辈子都改不掉的。

    「而且,只是去看一下男人,给那些男人流一下口水,又没关系。」她妩媚的双眼眨动着,看来别有风情,嘴角因能够出门,而喜悦的牵动着。

    「喂!」芯烨困难的吞着口水。

    妹妹身后的男人,在听到她要带着肚子出去找男人时,一双原本还算有点温度的双眼,顿时冷凝到极点。

    此刻,那男人正眯着锐利的鹰眼,盯着背对着他,仍不知死活的女人。

    「所以我们赶快趁那男人没回来前,偷溜出去。」她没发现芯烨变了脸,直对她打暗号,兴致勃勃的拉住她的手说。

    「哦!」

    才一转头,芸薇就撞上了一面软墙。

    「讨厌,好痛。」她轻揉着小脸,抬起头来打算开骂。「是哪个不长眼的……」

    发现站在她面前的,正是自己的男人,芸薇顿时呆愕在原地。

    「哪个不长眼的什么?」森川咬着牙冷冷的问,一双眼看来十分吓人。

    「呃……不长眼的……帅哥。你回来啦!」她变脸的速度,快得令人大为惊叹。

    芸薇勾起迷人的笑靥,两手搂上他的脖子,小鸟依人般的靠进他怀中。

    「我好想你哦!怎么把人家放在这里这么久。」她撒起娇来,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

    「想我?」森川口气虽是冰冷,但眼中已出现丝丝的暖意。

    「不是要去钓男人?」挑起眉,他哪不知她的伎俩。

    「谁说我要去钓男人的?讨厌,诬告我!」她的表情一点也不让人觉得她在说慌。

    芯烨看得赞叹不已。

    她这妹妹可以去演戏了,变脸速度比翻书还快。说不定依她的演技,还可以得个影后回来。

    「是吗?我看你是时间太多,没累够才会想东想西。」

    抱起自己的妻子,森川对芯烨点了一下头,转身离开。

    「哇!我不要啦!人家很累的,昨天晚上你还要的不够多吗?我可是孕妇耶!芯烨!救我……」她的声音渐渐消失在花园内。

    芯烨羡慕的看着妹妹,她为妹妹能找到这样好的归宿感到高兴。

    没想到被称为花蝴蝶的她,也找到幸福了。

    那自己呢?叹口气,她全然无心去欣赏周遭的美丽景色。

    「你好狠的心。」

    突然,一个低沉又嘶哑的声音传进她的耳中。

    芯烨愣在原地动也不动,她缓缓转身,看到自己思念已久的男人,竟出现在自己眼前,还以为是在作梦。

    「为什么就这样离开?连个解释的机会都不给我?」走向她,此刻的狄洛只想将她紧紧抱在怀中、吻着她,一解相思苦。

    「你……」

    感到眼睛在发酸,芯烨作梦也没想到,他会出现在这。

    「为什么不问我就离开,为什么把自己搞成这样,为什么让自己这么憔悴?」心疼的抚着她的小脸,他眼眸中满是不舍和心痛。

    「狄洛……」

    见着他,她才知道自己是如此如此的思念他,眼角落下泪,她好想躲进他的怀中哭,好想告诉他对他的思念。

    「你来做什么?」看到他一脸疲惫的神情,她奸为他担心。

    为什么没有好好照顾自己?

    意识到自己对她的关心,她撇过头,想逃避他令她着迷的眼眸,只消看一眼,她的心就会受到迷惑而无法自拔。

    「我来做什么?」他终于伸出手来将她给抱住,然后满足的叹了口气。「我来接我的未婚妻回家。」

    闻言,她一把将他温暖的胸膛给推开。

    「说谎!你根本不承认我是你的未婚妻!」她用力摇着头,心碎的大喊。

    「谁说我不承认你是我的未婚妻?」他为她的指控感到不公。

    「那为什么不告诉我?为什么要隐瞒我?当我问你时,你为什么要说谎?」她难过的流下泪,虽然早已接受他欺骗的事实,但当他的面问出口,仍不免感到心痛。

    「别哭。」她的泪是他的致命伤,见不得她落泪,狄洛走上前,温柔的为她抹去。

    「因为你不承认我是你的未婚夫。为了不嫁给我,你不但逃婚,还想随随便便找个男人。我不敢告诉你,是怕当你知道,我就是要娶你的那个人时,你会逃得远远,让我找不着你。」他轻柔的向她解释,眼中有着无奈和难过。

    「隐瞒你,是因为你曾说过,想要谈一场恋爱,嫁给自己心爱的男人。所以我希望等你真正爱上我后才告诉你这件事。」

    看见眼前人儿不可置信的盯着他,狄洛轻轻吻着她的额。

    他又紧紧将她抱在怀中。

    「我爱你,在好久好久前,在知道你是我的未婚妻时,心中的喜悦让我高兴得整夜无法睡。」

    他抹掉她眼角的泪水,想把自己心中的感觉全都告诉她。

    「但是你一点也不想嫁给我,还想找别的男人帮忙,这听在我这个未婚夫的耳中,是多么的让人心痛。」

    芯烨在听到他的话后大戚震惊,他脸上的伤痛几乎令她心碎了,她没想到自己竟深深的伤害了他。

    「你想要爱,我可以给你爱。所以我想和你谈恋爱,如果彼此问有爱,你就会嫁给我了。」狄洛给了她一抹苦笑。

    「只是我没想到,你会因此而误会离开,找不到你,我快疯了。」

    「不要说了、不要说了。」她紧紧抱着他:心中充满歉意。

    「我爱你,我也好爱你。」她大声说,没想到还有机会能向他诉说自己的真心意。「好抱歉、好抱歉,对不起、对不起,我不知道自己这样做,会让你如此受伤,我以为你在报复我,因为我的逃婚让你没面子,所以你想惩罚我。」

    原来一切都是她的胡思乱想。

    她错怪他了。

    「对不起,狄洛。」

    闻着他身上独特的气味,她感到放松,原本碎裂的心因他的出现,而变得完整无缺。

    还好他来找她,还好他找到她了。

    否则,他们就不可能在一块了。

    她该感谢老天爷,又再次给了她一次机会,感谢他愿意原谅她的无理取闹,还肯来找她、还是爱她?

    「没关系,只要你回来就好,只要你做我的新娘,做我的妻子。」狄洛用力将她紧拥在怀中。

    「嗯!做!我要做你的新娘。」抬起含杂泪水的脸,她眼中满是爱意,深深凝视着他。

    她紧紧勾住他的脖子,在他唇上给了他一记爱的深吻。

    「我要做你的新娘、做你的妻子、烦你一辈子。」

    就算他想赖也赖不掉了。

    这辈子,她是跟定他了。

    尾声

    河畔旁,一对年轻的夫妻争做在大树下,悠闲的喝着下午茶。

    年轻妻子舒服的靠在丈夫的怀中,看着不远处两个只有七岁的儿子正在为了一块蛋糕大打出手。

    「这是我先拿到的,为什么得让给你?」

    「因为我是你的哥哥,所以你必须给我。」

    「凭你?比我早出生两分钟,就想当我哥哥。」弟弟不认同的哼了一声。

    「告诉你,现在就马上给我,否则我等一下可不饶你!」哥哥举起拳头威胁着。

    「来呀!谁怕谁。」弟弟也摆好架式,准备和哥哥大打一架。

    两人间的气氛紧张得一触即发。

    「妹妹,去帮帮他们好吗?」躺在丈夫怀中的女人,脖子上戴着耀眼的绿宝石项链,用着温柔的口吻,对着坐在自己身旁,快乐吃着桌上茶点的五岁美丽小女娃说。

    小女娃的脸蛋看来清秀可爱,见着她的人都会忍不住对她特别疼爱。

    她的样子完完全全遗传了自己的母亲,连那一双充满活力的大眼都一模一样。

    小女娃十分优雅的放下手上的牛奶和蛋糕,给了母亲一个甜甜的吻后,慢慢的走向两个哥哥的方向。

    「来呀!出手,我打得你满地找牙。」哥哥挥动手,使出左勾拳,对着和自己有一段距离的弟弟叫着。

    「谁怕谁,你不会自己过来,你一过来,我就打得让你连爸爸妈妈都认不出你。」弟弟也挥动着右勾拳向哥哥挑衅。

    「来来,谁怕谁。」

    只见两兄弟对着空气不断挥着拳头,也不见他们真正有动作。

    「你们两个很无聊是不是?在这里要什么笨!」

    突然,美的像个纯真天使般的小女娃大吼出声。

    原本在相互叫嚣的双胞胎兄弟,顿时像被定格一般,停住不动。

    两人同时缓缓转过俊俏的小脸,两双绿眼看向盯着他们的妹妹,全身开始颤抖,额上也开始冒汗。

    「你……蛋糕拿来。」小女孩用着纯真大眼盯着二哥说。

    小男孩飞快的将身后的蛋糕双手奉上。

    她高兴的将它吃进嘴里,眼中出现满足。

    待她将手上的蛋糕给吃光后,她舔舔手,露出可爱的笑。

    「我现在要回去享受下午茶时间,要是你们再吵,影响到我,就给我小心一点,听到了没?」她用着晶亮大眼看着哥哥,口中传出的却是让人发寒的警告。

    两兄弟点头如捣蒜,眼中满是慌恐,还伸出一只手,比出将嘴用拉链关上的动作。

    算是满意他们的答案,小女孩脸上露出一抹灿烂笑容,然后优雅的转身踩着轻巧的步伐,走回母亲的方向。

    「没想到我们拉杰尔家的男人,被你们一大一小两个女人给吃得死死死。」男人宠溺的抚着妻子被风吹散的发,口吻无奈的说。

    「后悔了吗?」年轻的妻子轻声笑着,睁着大眼询问。

    不等他的答案,她又接着说:「后悔也来不及了,我说过要烦你一辈子,你是甩不开我的。」

    说完,她在他唇上用力一吻,换来丈夫深情的凝视,和一个让人几近窒息的深吻。

    「欢迎你来烦。」

    编注:

    欲知沙巴卡-墨西尔与贺芝琏的精采情事,请翻阅时尚032《跷婚女郎系列》四之一「教父的俏女郎」。

    欲知车仁灏与贺千瑾的精采情事,请翻阅时尚O47《跷婚女郎系列》四之二「门主的俏女郎」。

    欲知黑泽森川与贺芸薇的精采情事,请翻阅时尚058《跷婚女郎系列》四之三「总裁的俏女郎」。

    一全书完一

章节目录

伯爵的俏女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世界名着_经典名着小说网只为原作者辰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辰曦并收藏伯爵的俏女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