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猫,你在哪儿啊!」

    贺芊瑾的呼唤声自远处传来。

    「在这里。」妲妃坐在庭院的大石上,一听见她的叫唤声赶忙回过神来。

    「吃饭了,你不饿吗?」贺芊瑾走到她的身旁,和她坐在一块。

    瞧见妲妃微微发红的眼眶,她看在眼底,却体贴的不点破。

    「对不起,我不想吃。」妲妃摇着头。

    一个月前,她回来了,回到韩国,她的宗岩门。

    那天自华人堂冲了出来后,她便走进警局,用着破烂得不得了的英文,一面哭,一面和他们鸡同鸭讲的说要借电话。

    等到那些人终于了解她的话后,已经要十点了。

    她想也不想的拿起电话打回韩国宗岩门内,当时正好阎罗在家。

    一听见阎罗的声音,妲妃便开始嚎啕大哭,害得电话另一头的男人着急的不得了。

    结果呢?可想而知。

    十点一到,妲妃哭着睡去,留下电话另一头的男人干着急,警察还以为她是昏倒了呢!

    阎罗转而和警察通电话,确定了她人所在的地方后,他二话不说,拉了-魂两人,坐上自家的私人飞机,在四个小时后出现在香港,来到妲妃所在的警局内,连夜的把人给带回韩国。

    「不行,走,和我一块去尝尝,今天可难得下厨,煮了几道台湾有名的小菜,你不跟我一块去吃,就是不给我面子哦!」芊瑾坚持的牵着她的手,拉着她走进屋内。

    瞧瞧妲妃现在的模样,了无生气的,整个人还瘦了一大圈,一点活力也没有,害得她好不习惯。

    「对不起,但我真的不饿。」妲妃勉强展露笑容,只是那样子,比哭还要难看。

    她这模样,看得芊瑾好心疼。

    都怪她那笨老公,未经人允许,就随随便便让人把她带走,害得她吃了这么多的苦。

    什么他肯定那个浩冥司可以给咱们家小猫幸福?胡说八道,他只会伤害她。

    瞧瞧她毫无血色的苍白脸色,芊瑾看了实在心疼的不得了。

    妲妃坐在庭院的木板上,目光空洞的凝视前方,思绪彷佛飘离身子。

    「芊瑾,告诉我,当初你和大哥分开时,是什么样的感觉……」她幽幽的开口问,双眼充满哀伤。

    「心碎又绝望吧!尤其那时候认定他是个专门骗人情感的爱情杀手时,我巴不得这辈子从来没有认识过他这个人。」

    「是吗?心碎又绝望……」妲妃又是幽幽的叹了一口气。

    没错,她此刻虽然感到心碎,却仍想念浩冥司。

    想念他对她的温柔和包容,想念他对她的任性,现在想想,没认识他前,她一点也不懂何谓思念,直到现在……

    「不过……即使我那时恨他,却还是爱他,尤其是分开的这三年中,尽管一再的告诫自己忘了他,别再想他,但每每一个人时,他的影子仍不时浮在我的脑海中。」芊瑾回忆的说,即使事情已经结束,误会已经解开,不过……当她想起那段往事之时,心仍忍不住的抽痛。

    因为她对他的误会,她失去了孩子,和他的第一个孩子,还浪费了两人三年的宝贵时光。

    「小猫,自你从香港回来后,对那里的事只字不提,我们虽尊重你的心情,不过……如果不适时的抒发,把问题提出来,事情是无法解决的。

    也许浩冥司真的有错,但你也该给他一个解释的机会,也许事情不是你所想的那样,就像我和你哥哥之间,如果当初真相没有大白,也许今天我不会站在这里,也许早心碎的又离开了宗岩门。」芊瑾语重心长的说,看着她这样忧伤,她也不忍心。

    「解释……」妲妃无奈的苦笑出声。

    要解释什么?他又凭什么要对她解释呢?

    回到韩国,她才发现自己对浩冥司好在意,甚至于思念他,如果照芊瑾所说的,她是爱上了浩冥司了。

    爱?这字对她而言好陌生,从没爱过任何人的她,一点也不了解什么是爱。

    如果,如果想念一个人到无法入睡、不断流泪,想到他会心痛、心碎那就是爱的话,那她……是真的爱上了浩冥司了。

    只是这样的觉悟,是否太晚、太迟了呢?

    那他呢?他对她是什么感觉?

    不知道,她一点也不了解……只要一想到这个问题,她就好害怕,害怕得到答案。

    贺芊瑾担忧的望着身旁的妲妃,有些事情,必须要自己勇敢面对才能解决,旁人根本无法干涉。

    后方传来脚步声,芊瑾一抬头看见了自己的丈夫。

    「你怎么回来了,不是——」她随即发现了站在赤焰身后的男人。

    见着他的同时,芊瑾的心中立刻窜出怒火,正准备骂人时,却因对上他一副憔悴的神情而噤了声。

    芊瑾满意的笑了,她悄悄的站起身,离开了妲妃的身旁。

    那男人……该是爱惨了小猫吧!芊瑾缓缓的走到丈夫的身旁,两人相视而笑。

    此时的浩冥司看起来已不似先前意气风发的模样,脸上的疲惫显示他已有多日未睡了。

    浩冥司静静的坐在妲妃的身旁,深情款款的注视着思念的佳人,脸上有着满足、安心和心疼。

    满足的是,她又回到他身边了。

    一个月前,在妲妃跑开后,浩冥司二话不话的命人将梁芯送回那个男人那里,并慎重警告她永远不得再踏入华人堂。

    然后,当天晚上,他并没有到她的寝室去找她解释,因为时间已经过了十点,他认定她早已睡了。

    谁知到了隔天,当他站在她房门前等到正午时分,发现她人还没出来时,才了解事情真的严重了。

    当他一打开她的房门,发现里头连半个人都没有时,他的心情是多么的着急和不安。

    在得知守卫人员早看到妲妃离开,却因他说过她可自由出入,所以没人告知他这件事时,浩冥司更急了。

    从她离开到他发现,这之间已过了十三个小时。

    这之后,尽管他加派人员出外寻找妲妃的下落,却没有任何消息。

    直到最后,他想起她也许有可能回去韩国了,立刻派人调查,果不其然,她人真的在这里。

    当他得知她人已回到宗岩门时,便匆匆来到韩国,却莫名的无法入境,当下,浩冥司就了解,这是宗岩门内那些男人所做的事,为的就是让他无法再来找妲妃。

    得到这样的结果,浩冥司可以理解。

    后来他透过各种管道,终于取得了和赤焰联系的方法。

    经过他一个礼拜来的努力和解释,他终于点头答应要让他见她,不过,这一次的条件是,也必须徵得阎罗和-魂的同意。

    结果呢!他又花了一个星期的时间来说服阎罗,最后还被他狠狠的揍了一顿,不过他甘愿接受这后果,只因他让小猫伤心了。

    在阎罗勉强答应之后,浩冥司又去找了-魂。

    没想到-魂这男人更绝,一见到他,连话都还没开口,就先给了他一记飞拳。

    后来他的妻子替他说情,-魂才勉强点头答应,不过还是有个前提,如果妲妃说了任何一句叫他滚之类的话,他就别想再做任何解释。

    这……说实话,强人所难。

    和她有了这误会后,浩冥司肯定,以她的个性,见到他对他所说的第一句话肯定是要他滚。

    「芊瑾……其实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难过,只要一想到浩冥司抱着那女人的样子,我就好生气,气他为什么随便抱着女人,气他为什么让我看到这情景。」仍不知他来到身旁的妲妃幽幽的说,脑中一浮现那时的画面,她的心又开始阵阵的抽痛。

    「那个女人……好漂亮,看起来就像姗姗一样,一瞧就知道她是属于男人喜欢的类型,柔柔弱弱,像极了需要人呵护,一摔就碎的搪瓷娃娃。我想……她一定很温柔,和我完全不同,如果我是男人,一定也会喜欢上她,而且浩冥司……他的神情看来也好温柔。也许……也许他们爱着彼此,也许……也许他当时和那老头之所以会争吵,是因为那个女人的关系。你还记得他第一次出现在宗岩门时的事吗?他是为了那个女人而来的,光这一点,就可以肯定他和那女人有着非比寻常的关系。」说到这,她偏着头轻靠在身旁人的肩上。

    「所以你所说的解释,我看大概不必了,听他说出事实,我想自己会更伤心吧!我还是趁着对自己心情还搞不清楚的时候,先忘掉浩冥司,这样我才不会更难过。」妲妃话愈说愈小声,最后还是忍不住的又掉泪了。

    「对不起,我、我实在不想哭,但是……它就是、就是不听使唤,所以……对不起,让我哭一下好吗?我发誓,这一次之后,绝对不会再想他,我会把他给忘了,彻彻底底将他从我的生命中移除……」

    听着她的低泣,浩冥司顿时心疼的不得了。

    他不知道,自己竟让她如此的痛苦,但这是否也代表着她是在意他的呢?

    尽管内心是如此的喜悦,但在听见她说要把自己给忘了后,他也开始感到心慌了。

    这一刻,他可是等了很久,怎么可以让她说忘就忘了呢?

    浩冥司冷不防的伸手拥住了妲妃的身子。

    「怎么——」正觉不解的妲妃抬头,便怔愣的睁大眼。

    他……浩冥司为何在这里?他什么时候坐在她身旁的?明明是芊瑾在他身旁,怎么会是他……

    而他在做什么?他、他、他……竟然亲了她……

    温温热热的吻覆在她的唇上,妲妃瞪大含着泪水的双目盯着面前的男人。

    浩冥司紧紧的将她拥在怀里不愿松手,彷佛这样才能确定她在自己的怀中。

    结束了一记深长的吻后,浩冥司怜惜的伸手抚上她消瘦的脸颊,轻轻的吻上她的额。

    「下次不可以连个解释机会都不给我就离开,也不可以再说要把我彻底给忘了这种事,你以为当初我为什么要把你偷偷给带走?如果不是爱上你了,我会吃饱没事干,为自己沾上像你这么顽皮的麻烦精?

    小傻瓜,从第一眼见到你,我就对你一见锺情,别一副吃惊的样子,谁叫你像个发光体,第一次见面,就紧紧吸引了我的目光。

    上次在书房内那件事是个误会,那女人她了解我爱上你后,要求我再抱她最后一次,就当是道别,所以,不管你脑袋内装的答案是什么,都不是事实。

    除了对你之外,这辈子我没有爱过任何人,也许这么说有点夸张,不过……从你身上,我看到一辈子,你让我有想婚的念头,想和你长长久久的生活在一块,做我的妻子、当我孩子的妈、成为华人堂帮主夫人。

    不管你是否决定要把我给忘了,告诉你,想都别想。这一辈子,你非但不能忘了我,还得一生一世和我相处在一块,等咱们两人变成老公公、老太婆,你都甩不开我了。」

    他轻轻的点着她的鼻,又捏了捏她的脸颊,嘴边的笑容愈来愈大。

    原本哀伤的小脸上浮现了一丝丝的笑意,但她却坚持不让他瞧见。

    妲妃低下头,原本无神的双目顿时又恢复回原来的鬼灵精怪,大眼在笑、唇在笑:心在笑,她全身上下的细胞一瞬间全活了过来。

    他爱她?呵呵呵!他爱她啊!还是一见钟情的那一种哦!

    好吧好吧!既然他都承认爱她的事了,她就勉为其难的原谅他好了,谁叫他这么有诚意,那她也不能这么爱计较嘛!

    反正到时再来约法三章,而其中一项——就是她以外的女人,不能随便抱。

    「小猫?你也说句话好不好?」见她沉默,浩冥司神情略微紧张的唤了唤低头不语的人儿。

    他都说这么多了,她是不是也该表示一下呢?

    「浩冥司……」妲妃的声音悠悠的自下方传出。

    「嗯?什么?」浩冥司低下头认真的等待她接下来要说的话。

    「你……」她小小声的说。

    「什么?你说什么?」他靠近她,她的声音实在小得让他很难听得清楚。

    「你……」

    「什么?你太小声了,我听不见。」

    「你好……」

    「小猫,你能不能说大声一点,我真的听不见。」浩冥司这一次连身子都朝她靠近。

    「我说——」

    妲妃突地抬起了头,她耀眼的灿烂笑容映入浩冥司的眼帘内,看得他着迷。

    但下一秒,他的腹部被狠狠赏了一记,疼得他痛喊出声。

    事实上她出的拳并不是太重,但是他前一天被-魂揍的地方,伤还没好,所以……

    「你好大的胆子,竟敢又没经过我允许就偷亲我,知道痛了吧!看你下次还敢不敢?」

    话一说完,妲妃露出一个迷人的笑容,然后快速的走进屋内。

    「你这个没良心的恶女,别走。」浩冥司抱着肚子,跟着站起身来朝屋内追去。

    两人的吵闹嬉笑声自屋内传出。

    「怎么样,肯接受他了吧!」

    这时,三男一女从庭院一角缓缓走出。

    「哼!这还不是你帮他的,否则看他怎么进来韩国境内。」阎罗不爽的撇撇嘴,一脸不屑的态度,站在他身旁的-魂,脸上的神情和他看来也差不了多少。

    「小妹快乐就好了,只要她觉得幸福,不管谁帮他都不重要,不是吗?」赤焰毫不介意被人捉包,他耸耸肩笑着。

    「说的这么好听,我看你一定又收了人家什么东西对不对?」还是自家的妻子了解他的为人,芊瑾白了他一眼,不相信他会这么好心。

    「呵呵!被发现了。」他朝妻子拍手大笑着。「其实也没什么,只不过……咱们又多了两艘豪华邮轮,还有……四分之一的油田。」赤焰像偷吃到鱼的猫,笑的好得意。

    「是吗?你就在这里得意的笑吧!要是被小猫给发现,你趁机占她男人的便宜,准被整的凄凄惨惨,到时我可不帮你。」芊瑾好心的警告。

    「你不说,我不说,她怎么会知道。」赤焰毫不在意的笑着。

    闻言,在一旁的两个男人狠狠瞪了他一眼,接着转身离开。

    这死男人,从头到尾当好人,当的可真快乐啊!害得他们两兄弟当坏人……

    结果勒!好处都是他,坏的他们收。

    离开的两个男人相视一眼。

    没关系!没人说是吧?

    他们说!也可以趁着这次机会,好好建立友好关系。

    哼!谁要他们那大哥欺人太甚,给他们走着瞧。

    【全书完】

    编注:欲知赤焰与贺芊瑾的精采情事,请翻阅时尚F047《跷婚女郎系列》四之二「门主的俏女郎」。

    欲知阎罗与崔喜徵的精采情事,请翻阅草莓S171《守护情人系列》三之一「阎罗的双面情人」。

    欲知-魂与金姗姗的精采情事,请翻阅草莓S182《守护情人系列》三之二「冷君的甜蜜娇妻」。

章节目录

狂狮的呛辣新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世界名着_经典名着小说网只为原作者辰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辰曦并收藏狂狮的呛辣新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