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芸薇坐在露天咖啡座上,丝毫提不起劲。

    其实坐上飞机的同时,她就后悔了,她不想走,却不得不离开,因为飞机已经起飞了。

    他出差回来了吗?应该没这么快,她记得他好像得待在香港五天才是。

    本想一找到芝琏,就打电话通知他,谁知一找就是两天,结果还是找不到芝琏,她根本没空拨打他的电话,今天终于想起要打电话了,但他的电话不是电话中,就是没讯号,她的手机又没电了,这让她烦上加烦。

    芸薇忍不住的皱眉了,她用力的揉着额头,心烦意乱,不知如何是好。

    「请问-是贺小姐吗?」一名身穿全黑西装、戴着墨镜的男子来到她面前。

    「有事吗?」芸薇脸上带着笑容,拉起警戒心。

    「我们教母想和-聊聊,请-和我走一趟。」

    「教母?」是哪一号人物?芸薇锁着眉,在脑中思索着。

    「是的。」不容芸薇拒绝,他伸出手比了一个请字,一台高级黑色轿车马上停在她面前。

    「是吗?」芸薇笑笑的说,看他那模样似乎也没有恶意,既然要请她去坐坐,她当然不会拒绝,而且她也想看看,那教母到底是何方人物,有如此大的气派,甚至还认识她。

    「少夫人!」

    突然,一声声呼唤,让芸薇原本要进入车内的身子突然又停住。

    她一转头,脸上出现难以置信的惊异神情。

    「不会吧!」不相信自己眼中所看见的,芸薇低喊出口,整个人就愣在那。

    「少、少夫人,我们可找到-了!」几名黑泽财团内的主管,和在家中帮忙的老仆人,喘吁吁的站在芸薇面前,见着芸薇,像见着救世主般,拉住她的手不愿放手,

    「你……你们怎么在这里?」芸薇瞠目结舌地看着眼前这一群人。

    「我们是来找-的。」老仆一脸慌张又焦急的模样看得让人不舍,一把年纪了还这么辛苦奔波。

    「找我?找我做什么?」芸薇不解的偏着头,大家脸上的神情,像是发生严重事情一般,该不会是有什么重要事情发生了吧!

    「总裁夫人,请-赶快和我们回去吧!」一名主管对着芸薇哀求着。

    「总裁一发现-不见后好生气,脾气大得吓人,把大家都吓死了。」

    「他又变得和以前一样,虽然才一天而已,不过大家都好害怕。」

    「你们年轻人有话可以慢慢说,别说走就走哇!」

    大家都以为芸薇和森川有所争吵才会离开,每个人你一言,我一句的,想说服芸薇回到森川身边,甚至还决定,如果少夫人拒绝,他们用绑的,也要把她给绑回去。

    「是吗?」听大家这么形容,芸薇脸上浮现丝丝甜蜜笑靥,幸福暖流滑过心中。

    「所以请少夫人跟我们一起回去吧!」大家异口同声的说,脸上带着明显的期盼。

    「可是……我还没找到芝琏……这……」芸薇想起芝琏,心开始微微挣扎了,她要是这样走了,那芝琏怎么办?

    「少夫人……」

    芸薇有些困扰的摇头,她也很想回去……可是……

    「少夫人,如果-真有什么难言之隐,可以回去和少主好好谈谈,不管是多大、多难解决的事,只要-开口,少主一定会帮-的。好不好?先和我们回去吧!再不回去,大家都要集体辞职了……」众人不断的哀号,好似事情已经严重到极点。

    「好吧!既然你们都追到这来了,那我就先跟你们回去一趟好了。」

    「真的吗?」众人见她答应,无不高兴的大声欢呼出来,就差没抱着她痛哭了。

    「那、那我们快一点走吧!」芸薇抬起步伐,打算向前走时,突地想起身后那辆车和那名黑衣男子。

    「咦?人呢?」一转头,她发现先前那男人和车,不知在何时,已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少夫人?」老仆望着站在原地不动的芸薇,好奇的出声唤她。

    「没事。我们走吧。」甩甩头,芸薇不介意的笑笑,跟着大家一同前往机场。

    直到他们的车子离去后,另外一辆黑色轿车,和方才那一辆车,才从不远处缓缓驶出。

    「好可惜哦!本来可以和二姊说说话的。」车子的玻璃慢慢的往下降,一名看来柔弱的女子,眼中带着依依不舍,口中吐出细细小小的叹息声,看着芸薇离去的方向。

    「那就在机场把她拦下来。」她身旁的男子开口提议。

    「你怎么这样啊!他们口中的那个少主,似乎急得要命,你要是把她留在这里,她会生气的。」

    这两天听说有个东方女子一直在找自己,于是他们前来一探究竟,没想到竟然是芸薇。方才她高兴地想和二姊见面,没想到却杀出一大群人。

    也许,她该打个电话回家,大家好像都以为她失踪了,她是不是惹祸了啊?

    不过,她可能会被爸妈给骂得很惨,不如……等身旁这坏男人心情好一点,她再请他帮她查其他姊妹的电话好了。

    这么久没联络,也不知大家过得怎么样了。

    「那-就不要再想她了,-是我的,要想只能想我。」男人口中带着醋意,将她给转了过来,话说完的同时,也将她的嘴给封住。

    「你……嗯……」

    女子不甘心的偷偷瞪着眼前小气的男人,又不是在想其他男人,她可是她的姊姊耶!

    这么久没见面了,想一下也不行?小气鬼。

    「在义大利我最大,-眼中、心中想的只能是我,除了我以外谁都不行。」男人眼中带着坚持,不容许她讨价还价。

    「好啦!干嘛这么爱计较。小气鬼,亏你还是老大,和我争这种东西,小气、小气、小气。」女人躲在男人宽敞的胸膛中,忍不住小小的咕哝道。

    谁想得到,身旁这爱吃醋的男人,竟是义大利最令人闻风丧胆的敦父,瞧他此刻的模样,就像个要不到糖的小孩子一样,真幼稚。

    「小芝琏,-可以再大声一点。」男人的语气带着警告和威胁,大有她敢再顶一次嘴,就给她好看的意味。

    「没、没有啦!我、我们回家去吧!我觉得伤口又开始有一点痛了耶……」只见她吓得缩了缩身子,直往他怀中靠去,小小的头颅不停摇着,小手还不忘假装在自己的胸口间轻轻揉着。

    「又痛了?我们先去检查一下好了,都跟-说不要出来了,-还坚持要来。开车了。」男人眼中有着担忧,语气有些着急的对着前座说,窗子也在同时缓缓的摇上。

    黑色车子立刻消失在街道。

    隔天早上--

    同样的地方,同样的会议室地点,又同样的弥漫着一股强冷气息。

    「这是怎么回事,今天是开会的日子,为什么就这几只小猫?」同一个全身围着冷气团的男人,冷飕飕的开口说。

    「给我回答!」

    还是没人敢抬头正眼看着他。

    「既然没有心要待在这里,明天都不用来了!」他震怒的大吼,一双眼冒火盯着在场的人。

    该死,他已经决定今天内要把所有的工作都完成的,这些人不出现是什么意思?想阻止他到义大利去找他的女人吗?

    「总……总裁……我、我们……」终于,有一人出声了,只是他结巴的程度,让发怒的男人感到更加不耐烦。

    「说清楚!」他又大吼出声,如果眼前男人不快回答,他发誓一定先拿他开刀。

    「是……是的,我……我是说……」

    呜呜呜!怎么那些人还不回来啊!

    不是说找到人了吗?还是他们也跟着总裁夫人在外面玩,不打算回来了?那他们这些人怎么办?

    「对不起,我们迟到了。」一群人突然打开门,脸上没有任何紧张和害怕,就这么大刺刺的走进来。

    看到那群姗姗来迟的人,踩着悠闲的步伐进来,一脸寒气的森川心中更火了。

    「你们是怎么搞的?!给我说清楚!」他火气大得吓人,丝毫没发现,在他们进来的同时,里面的其他人脸上,纷纷露出解脱和得救的表情。

    「总裁,我们有重要事情要忙,所以迟了一下下。」进来的人难得在森川面前开着玩笑,脸上有着皮皮的笑容,对他的怒意好像毫不在乎一般。

    森川当然察觉到大家的改变,但他仍在气头上,根本无心理会他们的转变,「给我解释清楚,否则明天都不用来上班了,还有……」

    「别这么凶嘛!不是告诉过你,对待员工要亲切吗?怎么我才离开一下下,你又变成这样了呢?」娇娇柔柔的嗓音自门外传了进来,打断了森川的话。

    这熟悉的声音让森川愣了一下,他快速的回过头看向门边。

    一个熟悉的身影慢慢自门外走进,芸薇脸上带着甜甜笑容,眼中散发活力的望着森川。

    在场的人纷纷好整以暇的坐在椅子上,脸上带着笑意,盯着前方一脸呆愣的男主角,和满心喜悦的女主角。

    「-……」森川不敢相信的睁大眼。

    「我回来了,被他们给找回来的。」她不介意在场还有其他人,就这么直接扑进他的怀中,汲取他身上令她感到安心的味道。

    「好几天没见到你,人家好想你哦!」一见到让她思念的人,芸薇的眼中带着微微湿意。

    「芸薇?」森川无法相信离开的人儿,竟突然出现在他的眼前。

    「他们在义大利找到我的,一直要我先回来。」她的语气带着些微的哽咽,心中掀起大大的波动,没想到见到他人后,自己是这么样的快乐。

    「-……哼!」

    她这样说,森川突地想起,她毫不留情的离开,伤他的心的举动。他一把将她给推开,像个孩子一般,撇过头去不看她。

    「啊……森川……」

    他的举动让她知道他还在生气,芸薇嘟着嘴,可怜兮兮的瞧着他的背影,伸出手来,拉了拉他的衣服,撒娇般甜甜的叫着他。

    「你不要生我的气嘛!芸薇好可怜耶!待在国外好想你,都睡不着觉、吃不下饭,你看,我瘦了好多……」她站到森川面前,拉起他的手,摸着她明显消瘦的小脸。

    森川彷佛没听见她的话,仍是不理会。

    「森川……你不理我了吗?」大眼对上他带着愠意的眼,她委屈的询问。「我下次不会再这样子了,你不要生芸薇的气好不好?」

    「为什么不好好照顾自己?」森川想维持自己的怒气,但在低下头看见眼前人儿真的消瘦许多后,不免心疼起来。

    好不容易才把她养得有肉些,怎么才没几天,又瘦成这样?

    「人家好想你,你还对人家凶。」低下头,芸薇声音中带着泣音。

    「谁要-偷偷跑走。」他无奈的摸摸她的小脸,为自己就是无法对她动怒而没辙,口气和眼神又恢复成以往的温和。

    「我哪有偷偷跑走?人家只是一时找不到你,芝琏人不见了,人家心急,才想说先过去的……」芸薇一脸委屈的嘟嘴解释。

    「那-可以打个电话回来。」

    「我有用公用电话打啊!可是老是打不通,」芸薇嘟着嘴,无辜的说。

    原来那些不知哪来的号码是她打的。

    话解释清楚了,芸薇还用着这么可怜又无辜的表情望着他,森川忍不住的叹气了。

    对她……他就是生不了气,尤其在知道是自己误会她后,他的心情竟然变好了。

    这爱情的魔力……真是可怕。

    「算了,下次不可以再这样了。」人平安回来就算了,森川低声说,将她给搂在怀中,让身子感受拥抱她的温暖。

    脸上带着满足,他忘了在场还有许多的人,坐在这看好戏般的盯着他们瞧,只是不断在芸薇耳边低语自己对她的思念和要求。

    计谋得逞的芸薇,趁着森川没注意时,对着眼前那一大群人,比了个胜利的手势,脸上带着狡黠的笑容。

    大家一见到她的动作,不自觉的轻笑出声,也松了一口气。

    看来还是只有他们的总裁夫人,有能力抵制总裁的冷漠,让他变得柔情。

    在场的人员识相的站起身,安静的离去,留下无人打扰的清静空间,给这一对有情人,让他们能尽情对彼此诉说爱语。

    看来……不久之后,他们都能参加总裁的婚礼了。

    尾声

    「我不管啦!他都欺负人!」

    芸薇踩着毫不优雅的步伐,快速的向前跑,惹得身后一大群人慌张的对她叫喊。

    「少、少夫人!-小心一点,这里十分危险,-、-不要再过去了!」众人在身后追得气喘如牛,口中不停的着急提醒,就怕一个万一,芸薇跌倒,那他们大家可吃不消。

    偏偏众人对她又没辙,而少主人又不在家,这该如何是好?

    「少、少夫人,小心地上小石子啊!」

    芸薇不要命般的向前狂奔,毫不理会身后那群人。

    气死人了,她快气死了,她贺芸薇这辈子从没这么糗过,从来没有!

    这可恶的男人,见自己迟迟不愿意嫁给他,竟然给她耍这一招,把她的肚子给搞大,让她不嫁都不行。

    可恶,太可恶了,她发誓从今以后,绝对不理那个臭男人,绝对不要!

    芸薇气呼呼的直往大门走去,手上拿着小包包打算离开。

    「芸石薇啊!小心肚子里的孩子啊!-走这么快会受伤的。」跟在众人身后的黑泽家二老,也喘吁吁的不断叫嚷着,两人为了她和孩子,一颗心提得高高,紧张的跟着她。

    「我要走了,不要再看到那可恶的男人。可恶,设计我,我贺芸薇从小到大没被这样整过。可恶!可恶!」她脸上带着愤怒,对身后的叫唤充耳不闻,口中骂着森川,恨不得将他大卸八块。

    「啊!」

    突地,她没注意到脚下的石子,被绊倒了,她发觉自己的身子正往下掉,芸薇闭上眼,等待碰到地的疼痛。

    众人发出尖锐的叫声,伸手-住自己的双眼不敢看。

    好久、好久后,芸薇发现自己被一个温暖的胸膛给接得紧紧。

    还好,还好没摔倒,不然可痛死了。

    「贺芸薇!」

    暴怒的嘶吼声自上头传来,接着她感觉身后的身子微微颤动着,充分表达了主人的怒意。

    芸薇抬起头来,大眼看着森川,发现他的一双眼正冒着熊能火焰,非常吓人。

    「-在做什么?」森川瞪着她手上的小行李。

    「不会看吗?我要离家出走。」芸薇毫不畏惧他的怒火,头抬的高高,直视着他大声说。

    「离家出走?」他的眉在抽动,脸上隐忍着即将爆发的火气轻声说。

    在公司接到父母的电话,说医生诊断出芸薇怀孕的消息后,森川紧张又高兴的连忙回家,却得到这样的一个大礼。

    「当然,你这个奸诈的男人,求婚不成,就把我的肚子搞大,我要是再不走,哪天不被你欺负到死!」双手-腰,她理所当然的说。

    那天,森川按照计画和她求婚,谁知芸薇坚持不要这么快结婚,为了完成娶她的愿望,他打算先让她有孩子,来个奉子成婚。

    而眼前这气呼呼的人儿,似乎因自己怀孕的消息而大受打击。

    「-都有孩子了,还能去哪里?太危险了。」担心自己太凶会吓到眼前的女人,他伸出手压着发疼的额头,好言相劝。

    「不管啦!都是你!害人家不能美美的了,以后要我怎么去钓男人啊!我要去义大利找芝琏啦!我要叫芝琏的那个教父老公,把你抓起来打屁股,或者叫芊瑾那个门主老公,把你吊起来好好的揍一顿,罪名就用没经过人家允许,就让美人我怀孕!」芸薇哼了一声,越过森川往门外走去。

    附带一说,自义大利回来后,森川就替芸薇打听到了姊妹们的消息。

    一听她这么说,森川仅剩的理智终于宣告瓦解,他寒着一张脸,一把将她给扛在肩上,二话不说的往屋内走去。

    「你干什么?大坏蛋,把我放下来,我要离开!」芸薇吓得叫出声,回神后在他身上又踢又叫。

    「想去钓男人?下辈子都别想。不把-累得下不了床,我就不叫黑泽森川。」森川自嘴中挤出这么一句话后,便扛着芸薇,越过发愣在一旁的众人和双亲。

    都是他的人了,她脑中还在想钓男人的事?真是气死他了!

    「老公,这真是咱们的儿子吗?总觉得他变得好陌生,好可怕哦!」黑泽玉叶受惊的拍拍自己的胸口,忍不住询问丈夫。

    「是有点吓人。」黑泽武郎跟着妻子点点头。

    原本像个冰块一样的儿子,这下变得像团火,他确实也不大习惯。

    「不过总比冷冰冰的好吧!」他笑笑安慰妻子。

    「说的也是,这样家中比较有生气。呵呵呵!」玉叶满意的笑出声。早知道当初就不要和老公去伊豆了,留下来看戏说不定比较有看头。

    回荡在黑泽家的尖叫吵闹声,随着森川和芸薇进入房内后,终于渐渐消失。

    宁静的屋外除了鸟叫声外,还有众人高兴的大笑声和恭喜道贺声。

    【全书完】

    编注:欲知沙巴卡-墨西尔与贺芝琏的精采情事,请翻阅时尚032《跷婚女郎系列》四之一「教父的俏女郎」。

    欲知车仁灏与贺千瑾的精采情事,请翻阅时尚047《跷婚女郎系列》四之二「门主的俏女郎」。

    请继续锁定《跷婚女郎系列》。

章节目录

总裁的俏女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世界名着_经典名着小说网只为原作者辰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辰曦并收藏总裁的俏女郎最新章节